万博电竞app,万博电竞官网,万博竞彩官网

万博电竞app,免费在线文学阅读网站,内容包括散文,詩歌,雜文,故事會,小說,日志,日記,作文,勵志,台詞,影評,古文,語錄,笑話,哲理大全等!   收藏 | 投稿 | 站內導航 | 網站地圖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散文 > 愛情散文

你的心髒,是整個銀河系我最想去的地方

时间:2016-07-20 14:53:13  编辑:万博电竞app www.scguanghaiwx.com

内容导读: (一)跟著有恩走到了早點攤,我問有恩,“你吃什麽?我去買。”“豆漿,油條。”“好嘞。我吃豆腐腦。”有恩恢複了面無表情,“誰問你了。”我讪讪的转身掏钱买早点,端回

 (一)

跟著有恩走到了早點攤,我問有恩,“你吃什麽?我去買。”

“豆漿,油條。”

“好嘞。我吃豆腐腦。”

有恩恢複了面無表情,“誰問你了。”

我讪讪的轉身掏錢買早點,端回路邊的桌子上。還沒到中午,但天陰了下來,刮起了大風,一會兒像是有雨。大風裏,我和鄭有恩隔桌而坐,有恩沈默的喝著豆漿,我的豆腐腦被風吹的,是舀一勺飛一勺。

氣氛肅穆的吃到一半,有恩突然擡頭:“她是跳舞的時候中暑的吧?”

“啊,是。”

有恩露出生氣的表情,“明天起,我再也不讓她跳這破玩意兒了。”

“啊?爲,爲什麽呀?”

有恩擡頭,冷冷的瞪著我,“這麽大歲數了,還不老實家呆著,組著團兒的出去丟人現眼。”

“別這麽說她們。”

“那怎麽說?”有恩不耐煩的擡頭,“一上公車地鐵,就裝老弱病殘,跳起廣場舞怎麽就那麽有精神頭啊?多少人嫌她們擾民?這不是倚老賣老麽。”

“那是你媽......”

“我媽怎麽了?想鍛煉哪兒不能練,我們小區有專門的健身器材。從我媽開始跳這個舞,以前那股愛出風頭的勁兒就又上來了,回來老說誰誰誰讓她下不來台,誰誰誰老跟她擰著幹,天天較勁,現在進醫院了吧。”

想到每天和我花園裏絮絮叨叨的大媽們,在有恩眼裏是這個樣子的,我心裏一陣著急,明知道應該安靜的聽她說,自己負責點頭就好,可還是放下了筷子,勇敢的擡起了頭。

“你光看見她們跳廣場舞了,你知道她們平時自己在家,都是怎麽過的麽?”

“不就老年生活麽?誰沒老的時候了,又不是什麽特異功能,有什麽不能想象的啊?”

“你平時上班,有同事,下了班,有朋友,再無聊了,上網,刷刷微博,總能找著跟你說話的。她們呢?退了休,到哪兒找同事。想和以前朋友見一面,有住東城有住西城的,你覺得不遠,她們見一次,特別難。坐地鐵找不著換乘的口,坐公共汽車怕坐過了站。她們也想上網,可一半人有老花眼,看表都困難,柳阿姨一直想注冊個微博,想讓你幫著弄帳號,你是不是一直不耐煩。咱們還年輕,想去哪兒,擡腳就走了。可她們呢?交個電費都是跋山涉水。”

“老了是不容易,年輕就是享福啊?我昨天飛了18個小時,光給乘客倒飲料就倒了兩百多杯,下了飛機還得先來醫院看我媽,來的路上我嚇的腿都抖了。做老人的,能不跟著添亂嗎?”

“能不能理解理解她們?她們願意跳舞,是因爲有人能跟她們說說話,昨天晚上吃了什麽,最近菜價便宜還是貴了,降血壓有什麽好辦法。這些事兒,只有她們能聊到一起,別人願意聽嗎?你願意聽嗎?柳阿姨每天跳完舞,回了家,你經常不在,她一整天都是自己呆著,前兩天她和我說,看電視劇看著看著,就跟戲裏的人聊起天了。你能想象這是什麽感覺嗎?”

“呦,說的跟您多理解她們似的?合著您混進這群老太太裏,是來當心理醫生哒?你圖的不是我嗎!你比我混蛋多了。人家有接近老太太騙財的,您可好,打著感情牌來騙色。要是我長的歪瓜裂棗的,你願意跟她們混一塊兒麽?躲著走都來不及吧?”

我盯著有恩的嘴,感受著海量的語言攻擊,心跳加速,意識再一次開始模糊。

“還教育我?我有親生爸爸,我不缺野生的爹。從明天開始,我就讓我媽在家老實呆著,這舞我們不跳了,你呀,也別想再上趕著套近乎了。你死了這條心吧。”

我大腦一片混亂,雖然文化水平很低,但此刻卻有種秀才遇到兵的感覺。

我得阻止她說下去。我朦朦胧胧的産生了這樣的念頭。

“离我们远点儿,小区外五十米看见你,我就敢报警你信么...... ”有恩低头喝了口豆浆,可能是渴了。

在她擡頭的一瞬間,我心裏還沒想明白是爲什麽,但手已經伸出去了,一把捏住了她的臉。

我湊到了她面前。

電光火石間,一陣大風吹過,有恩的臉被我緊緊捏著。我們倆都愣住了。

“別說了......”

我話還沒說完,有恩的嘴被擠開了,一股白色的液體,像小海豚吐水柱一樣,噴到了我臉上。

一股豆香在鼻間蔓延開。

我用空著的另一只手擦擦臉,捏著有恩的手沒有松開,我死死的盯著她,人也鎮靜了。

 

 

(二)

“老人還在的時候,你說什麽都是氣話。老人走了,你想起來的可就只剩後悔了。我姥去世前,我媽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,“別老給我送酸菜,我都吃煩了”。我姥走了以後,我媽連酸菜味兒都聞不了,我們家可能是全東北唯一一家冬天不腌酸菜的。你每天飛機上,伺候乘客都那麽耐心,幹嘛回了家,跟自己最親的人犯混?”

有恩愣愣的看著,努力從嘴裏擠出一句,“放開我。”

“跟我也是。以後咱倆是什麽關系,都說不定呢。我想的樂觀一點兒啊,萬一你成了我媳婦兒呢,想起今天這麽數落我,你尴尬不說,我都替你後怕啊。”

“臭不要臉的,你放開我。”

我盯著有恩的小臉,被我手擠的圓嘟嘟的。嘴唇鼓鼓的翹著,粉嫩水滑。

好可愛啊。

我又往前湊了一點,心裏清楚自己即將釀成大錯,但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,像飛蛾撲電燈泡,蟑螂迷上了蟑螂藥一樣,我的嘴忽忽悠悠的開始向有恩靠近。

不是說我混蛋麽?

我還就混蛋給你看了。

離有恩的嘴還有一個小拇指的距離,我嘴唇已經開始看好了跑道准備降落了。

突然,頭上臉上,一陣熱流湧了上來。

鄭有恩把剩下的半碗豆漿澆在了我臉上。

我手一松,有恩的臉恢複了正常。

我嘴唇沒有安全降落,被迫返航了。

旁邊的早點攤老板都看驚了,正炸著油條,手一抖,筷子掉油鍋裏了。

“您醒了麽?”有恩面無表情的問我。

我勉強睜開眼,舔了舔嘴旁邊正嘩嘩往下流的豆漿。

“你喝豆漿怎麽不加糖啊?”

有恩匪夷所思的看著我,“你臉皮怎麽這麽厚啊?”

我淡淡的笑了笑,“我這才是特異功能。你理解不了。”

擦幹淨臉回到醫院,柳大媽也輸完液了。我跟在母女倆身後,陪她們回家。

鄭有恩一路都沒再搭理我,但我依然沒皮沒臉的跟著。

世界上最溫暖的事兒是什麽?是陪伴。世界上最有效的溝通手段是什麽?是交流。這是愛穿血紅汗衫的一位大媽,向我灌輸過的人生格言。

今天兩樣我都做到了,還知道了女神喝豆漿不放糖。

心滿意足。

(三)

一路走回她們小區門口,鄭有恩回頭看了看我,表情依然冷酷,但卻說了句讓我熱淚盈眶的話。

“你臉沒事兒吧?”

“沒,沒事兒。”

“我本來想拿炸油條那油潑你來著。”

“謝手下留情。”

“下次再這樣,我就毀了你的容。”

“下,下次?”我眼睛“蹭”的冒出了金光。

鄭有恩忍無可忍的表情,轉過了身。

我突然想起了和王爺打的賭,下次再見到有恩,不知道又是什麽時候了。

“有恩......”

“叫全名。”

“鄭有恩。”

“幹嘛?”

“你能給我張你的照片麽?”

有恩转身盯着我,“幹嘛?”

“我想要張你的照片。萬,萬一真沒下次了呢?”

“你腦子裏裝的都是什麽惡心的事兒啊?”

“絕對不是,不是你想的那樣的。就當我精神補償吧,你看你當著那麽多人潑我,我好歹也是個男的。”

有恩冷冷的看著我,面無表情,我覺得可能懸了,心裏開始放棄。

“實在不行就,就算了。沒事兒,我腦子裏能記住你,其實也不需要實物。”

有恩嘴角一挑,給了我一個似是而非的笑。

“行啊,不就要照片麽。你要大頭照,還是帶胸的?”

我一愣,沒想到這個要求居然被通過了,還附帶選擇權。

“大頭.....啊,帶胸的吧,帶胸的。”

“你原地等著,我回家給你取去。”有恩轉身走了。

“太謝謝了,謝謝啊!不著急,慢慢走。”

 

等著有恩回來的工夫,我掏出手機,給王爺發了個短信。

“把地擦幹淨,跪好了,一會兒爺爺奶奶來看你。”

過了不久,有恩遠遠的向我走來,我扒著她們小區的鐵欄杆,像狗一樣翹首以盼。

“給。”有恩把一個碩大的紙袋子遞給了我。

“這,這麽大?太客氣了,明星照吧.......”我正高興著,但一低頭,看到了紙袋子上碩大的幾個字:北京朝陽醫院。

心裏再次開始有不詳的感覺。

鄭有恩把照片從紙袋裏抽出來。

是張x光片。

“上個月體檢剛照的,帶胸,清清楚楚的我,行麽?”

“......”

“要不要啊?不要我拿回去了。貴著呢。”

我手上捧著鄭有恩的胸片,眼裏又泛起了淚。

“要,我要。”

鄭有恩一臉打量變態的表情。

我恍惚的看著手裏碩大的照片。

“哎?”我突然一驚,指著照片,有恩肺部上有拳頭大的一團黑影,“這是陰影吧?肺上這麽大一塊兒。大夫沒看出來麽?”

有恩也湊過來看了看,然後鄙夷的表情看向我。

“那是胃。”

我恍然大悟,“是胃啊。”

我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收好,“胃那麽小,怪不得這麽瘦呢。”

“趕緊走。“

“哎。”

我抱著有恩的照片回到了家。一開門,王爺正蹲在客廳沙發上,剪著腳指甲。

“地我礅三遍了,剪完指甲我就跪著去。我奶奶呢?”

我想把手裏的紙袋藏起來,但這麽大的目標,無處可藏。

王爺從沙發上竄起來,走到我身邊拽過了紙袋,拿出了黝黑的x光片。

王爺笑了。

王爺理解的點了點頭。

王爺重新蹲回沙發上,咔嚓一聲,剪下了碩大的一塊腳指甲,然後放在了我手上,“這是我女朋友,小甲。今天也給你介紹一下。”

 

有恩的x光片,後來被我貼在了牆上。躺在床上,睜眼就能看見。

每天睡覺前,我會像看星圖一樣看著它,甚至還專門查了人體構造詳解。我看著有恩的胸骨,有恩的肋膜,有恩的膈肌,想象著她肺葉慢慢松弛擴張的樣子,我會花好長時間盯著照片裏有恩的心髒,因爲那是整個銀河系我最想去的地方。

 

文章標題:你的心髒,是整個銀河系我最想去的地方
文章網址:/sanwen/aiqingsanwen/12.html
上一篇:相遇是比愛情更美好的事
下一篇:沒有嫁給你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相關散文
散文分類導航
散文精選 -- 散文隨筆 -- 抒情散文
愛情散文 -- 傷感散文 -- 哲理散文
心情散文 -- 親情散文 -- 友情散文
校園散文 -- 議論散文 -- 朱自清散文
余秋雨散文 -- 林清玄散文 -- 張愛玲散文
魯迅散文集 -- 畢淑敏散文 -- 汪曾祺散文
周國平散文 -- 冰心散文 -- 梁實秋散文
莫言散文 -- 遲子建散文 -- 豐子恺散文
席慕容散文 -- 張曉風散文 -- 季羨林散文
林語堂散文 -- 余光中散文 -- 老舍散文
張小娴散文 -- 古風散文 -- 龍應台散文
賈平凹散文 -- 沈從文散文 -- 徐志摩散文
簡媜散文 -- 琦君散文 -- 郁達夫散文
史鐵生散文 -- 楊朔散文 -- 汪國真散文
張抗抗散文 -- 生活隨筆 -- 巴金散文
馮骥才散文 -- 郭沫若散文 -- 顧城散文
最新文章
推薦散文閱讀
熱門點擊
  1. 童年柿子紅散文
  2. 龍的傳人
  3. 早春二月六年級作文
  4. 回眸快樂心情散文
  5. 穿越時空的鴨子——拉迪與卡莫
  6. 一年級做早操的看圖作文200字
  7. 我的密碼筆記本
  8. 老鷹捉小雞的看圖寫話作文
  9. 藏頭詩:史無前例
  10. 第九十二回 中敵計冤沈碧血 
隨機散文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