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博电竞app,万博电竞官网,万博竞彩官网

万博电竞app,免费在线文学阅读网站,内容包括散文,詩歌,雜文,故事會,小說,日志,日記,作文,勵志,台詞,影評,古文,語錄,笑話,哲理大全等!   收藏 | 投稿 | 站內導航 | 網站地圖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古文 > 明史演義

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軍定亂 覆半壁明史收場

时间:2016-07-21 23:32:02  编辑:万博电竞app www.scguanghaiwx.com

內容導讀:  卻說費宮人刺死羅賊,便即自刎,賊衆排闼入視,見二人統已氣絕,飛報自成。自成亦驚歎不置,命即收葬。太子至周奎家,奎閉門不納,由太監獻與自成,自成封太子爲宋王。既而永、定二王,亦爲自成所得,均未加害


  卻說費宮人刺死羅賊,便即自刎,賊衆排闼入視,見二人統已氣絕,飛報自成。自成亦驚歎不置,命即收葬。太子至周奎家,奎閉門不納,由太監獻與自成,自成封太子爲宋王。既而永、定二王,亦爲自成所得,均未加害。當時外臣殉難,敘不勝敘,最著名的是大學士範景文,戶部尚書倪元潞,左都禦史李邦華,兵部右侍郎王家彥,刑部右侍郎孟兆祥,左副都禦史施邦曜,大理寺卿淩義渠,太常少卿吳麟征,右庶子周鳳翔,左谕德馬世奇,左中允劉理順,檢討汪偉,太仆寺丞申佳允,給事中吳甘來,禦史王章、陳良谟、陳純德、趙譔,兵部郎中成德,郎中周之茂,吏部員外郎許直,兵部員外郎金铉等,或自刎,或自經,或投井亡身,或阖室俱盡。勳戚中有宣城伯衛時春,惠安伯張慶臻,新城侯王國興,新樂侯劉文炳,驸馬都尉鞏永固,皆同日死難。襄城伯李國桢,往哭梓宮,爲賊衆所拘,入見自成,自成令降,國桢道:“欲我降順,須依我三件大事。”自成道:“你且說來!”國桢道:“第一件是祖宗陵寢,不應發掘;第二件是須用帝禮,改葬先皇;第三件是不宜害太子及永、定二王。”自成道:“這有何難?當一一照辦!”遂命用天子禮,改葬懷宗。國桢素服往祭,大恸一場,即自經死。還有一賣菜傭,叫作湯之瓊,見梓宮經過,悲不自勝,觸石而死。江南有一樵夫,自號髯樵,亦投水殉難。又有一乞兒,自缢城樓,無姓氏可考,只衣帶中有絕命書,是:“身爲丐兒,也是明民,明朝既亡,我生何爲”十余字。正是忠臣死節,烈士殉名,樵丐亦足千秋,巾帼同昭萬古,有明一代的太祖太宗,如有靈爽,也庶可少慰了。插此轉筆,聊爲明史生光。統計有明一代,自洪武元年起,至崇祯十七年止,凡十六主,曆十二世,共二百七十七年。結束全朝。

  李自成既據京師,入居大內,成國公朱純臣,大學士魏藻德、陳演等,居然反面事仇,帶領百官入賀,上表勸進。文中有“比堯、舜而多武功,邁湯、武而無慚德”等語。無恥若此,令人發指。自成還無暇登極,先把朱純臣、魏藻德、陳演諸人,拘系起來,交付賊將劉宗敏營,極刑玠掠,追脅獻金。就是皇親周奎,及豪閹王之心各家,俱遣賊查抄。周奎家抄出現銀五十二萬,珍幣也值數十萬,王之心家抄出現銀十五萬,金寶器玩,亦值數十萬。各降臣傾家蕩産,還是未滿賊意,仍用嚴刑拷逼,甚至灼肉折胫,備極慘酷,那時求死不遑,求生不得,嗟無及了,悔已遲了。賣國賊聽者!未幾自成稱帝,即位武英殿,甫升座,但見白衣人立在座前,長約數丈,作欲擊狀,座下制設的龍爪,亦躍躍欲動,不禁毛骨俱悚,立即下座。又命鑄永昌錢,字不成文,鑄九玺又不成,弄得形神沮喪,不知所措,惟日在宮中淫樂,聊解愁悶。

  一夕,正在歡宴,忽有賊將入報道:“明總兵平西伯吳三桂,抗命不從,將統兵來奪京師了。”自成驚起道:“我已令他父吳襄,作書招降,聞他已經允諾,爲什麽今日變卦呢?”來將四顧席上,見有一個美人兒,斜坐自成左側,不禁失聲道:“聞他是爲一個愛姬。”自成會意,便截住道:“他既不肯投順,我自去親征罷!”來將退出,自成恰與諸美人,行樂一宵。次日,即調集賊衆十余萬,並帶著吳三桂父吳襄,往山海關去了。

  看官聽著!這吳三桂前時入朝,曾向田皇親家,取得一個歌姬,叫作陳沅,小字圓圓,色藝無雙,大得三桂寵愛。嗣因三桂仍出鎮邊,不便攜帶愛妾,就在家中留著。至自成入都,執住吳襄,令他招降三桂,又把陳圓圓劫去,列爲妃妾,實地受用。三桂得了父書,擬即來降,啓程至灤州,才聞圓圓被擄,怒從心上起,惡向膽邊生,當即馳回山海關,整軍待敵。可巧清太宗病殂,立太子福臨爲嗣主,改元順治,命親王多爾衮攝政,並率大軍經略中原。這時清軍將到關外,闖軍又逼關中,恁你吳三桂如何能耐,也當不住內外強敵。三桂舍不掉愛姬,索性一不做,二不休,便遣使至清營求援。爲一美人,甘引異族,這便叫作倒行逆施。多爾衮得此機會,自然照允,當下馳至關前,與三桂相見,歃血爲盟,同討逆賊。闖將唐通、白廣恩,正繞出關外,來襲山海關,被清軍一陣截擊,逃得無影無蹤。多爾衮又令三桂爲前驅,自率清軍爲後應,與自成在關內交鋒。自成兵多,圍住三桂,霎時間大風刮起,塵石飛揚,清軍乘勢殺入,嚇得闖軍倒退。自成狂叫道:“滿洲軍到了!滿洲軍到了!”頓時策馬返奔,賊衆大潰,殺傷無算,溝水盡赤。三桂窮追自成,到了永平,自成將吳襄家屬,盡行殺死,又走還京師。怎禁得三桂一股銳氣,引導清軍,直薄京師城下。自成料知難敵,令將所得金銀,熔鑄成餅,每餅千金,約數萬餅,用騾車裝載,遣兵先發,乃放起一把無名火來,焚去宮阙,自率賊衆數十萬,挾太子及二王西走。臨行時,複勒索諸閹藏金,金已獻出,令群賊一一杖逐。閹黨號泣徒跣,敗血流面,一半像人,一半像鬼。閹黨昧盡天良,狗彘不若,處以此罰,尚嫌太輕。那時京師已無人把守,即由三桂奉著大清攝政王整辔入城。三桂進了都門,別事都無暇過問,只尋那愛姬陳圓圓。一時找不著美人兒,複趕出西門,去追自成。闖軍已經去遠,倉卒間追趕不上,偏偏京使到來,召他回都,三桂無奈,只好馳回。沿途見告示四貼,統是新朝安民的曉谕,他也無心顧及,但記念這圓圓姑娘,一步懶一步,挨入都中,複命後返居故第,仍四處探聽圓圓消息。忽有一小民送入麗姝,由三桂瞧著,正是那日夕思念的心上人,合浦珠還,喜從天降,還管他甚麽從賊不從賊,當下重賞小民,挈圓圓入居上房,把酒談心,格外恩愛,自不消說。惟此時逆闖已去,圓圓如何還留?聞說由圓圓計騙自成,只說是留住自己,可止追兵。自成信以爲真,因將她留下。這是前緣未絕,破鏡重圓,吳三桂尚饒豔福,清朝順治皇帝,也應該入主中原,所以有此尤物呢。冥冥中固有天意,但實由三桂一人造成。清攝政王多爾衮,既下谕安民,複爲明故帝後發喪,再行改葬,建設陵殿,悉如舊制。就是將死未死的袁貴妃,及長公主,也訪知下落,令她辟室自居。袁貴妃未幾病殁,長公主曾許字周世顯,尋由清順治帝诏賜合婚,逾年去世。獨太子及永定二王,始終不知下落,想是被闖賊害死了。結過懷宗子女。京畿百姓,以清軍秋毫無犯,與闖賊迥不相同,大衆爭先投附,交相稱頌。于是明室皇圖,平白地送與滿清。清順治帝年方七齡,竟由多爾衮迎他入關,四平八穩,據了禦座,除封賞滿族功臣外,特封吳三桂爲平西王,敕賜冊印。還有前時降清的漢員,如孔有德、耿仲明、尚可喜、洪承疇等,各封王拜相,爵位有差。

  清廷遂進軍討李自成,自成已竄至西安,屯兵潼關。清靖遠大將軍阿濟格,定國大將軍多铎,分率吳三桂、孔有德諸人,兩路夾攻,殺得自成走投無路,東奔西竄,及遁至武昌,賊衆散盡,只剩數十騎入九宮山,村民料是大盜,一哄而起,你用鋤,我用耜,斫死了獨眼龍李自成,並獲住賊叔及妻妾,及死黨牛金星、劉宗敏等,送與地方官長,一並處死。李岩已爲牛金星所谮,早已被自成殺死,不在話下。紅娘子未知尚在否?自成已斃,清廷又命肅親王豪格,偕吳三桂西徇四川,張獻忠正在西充屠城,麾衆出戰,也不值清軍一掃。獻忠正要西走,被清將雅布蘭,一箭中額,翻落馬下。清軍踴躍隨上,一陣亂刀,剁爲肉漿。闖、獻兩賊,俱惡貫滿盈,所以收拾得如此容易。

  河北一帶,統爲清有,獨江南半壁,恰擁戴一個福王由崧。由崧爲福王常洵長子,自河南出走,見九十六回。避難南下。潞王常?,亦自衛輝出奔,與由崧同至淮安。鳳陽總督馬士英,聯結高傑、劉澤清、黃得功、劉良佐四總兵,擁戴由崧,擬立爲帝。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,秉性忠誠,獨言福王昏庸,不如迎立潞王。偏這馬士英意圖擅權,正想利用這昏庸福王,借他做個傀儡,遂仗著四總兵聲勢,護送福王至儀真,列營江北,氣焰逼人。可法不得已,與百官迎入南京,先稱監國,繼即大位,改元弘光,用史可法、高弘圖、姜曰廣、王铎爲大學士,馬士英仍督鳳陽,兼東閣大學士銜。這谕甫下,士英大嘩,他心中本思入相,偏仍令在外督師,大違初願,遂令高傑等疏促可法誓師,自己擁兵入觐,拜表即行。既入南京,便與可法龃龉,可法乃自請督師,出鎮淮揚,總轄四總兵。當令劉澤清轄淮海,駐淮北,經理山東一路;高傑轄淮泗,駐泗水,經理開歸一路;劉良佐轄鳳壽,駐臨淮,經理陳杞一路;黃得功轄滁和,駐廬州,經理光固一路,號稱四鎮。分地設汛,本是最好的布置,怎奈四總兵均不相容,彼此聞揚州佳麗,都思駐紮,頓時爭奪起來。還是可法馳往勸解,才各歸汛地。未曾遇敵,先自忿爭,不亡何待?可法乃開府揚州,屢上書請經略中原。弘光帝獨信任馬士英,一切外政,置諸不理。士英本是魏閹余黨,魏閹得勢時,非常巴結魏閹,到魏閹失勢,他卻極力糾彈,做一個清脫朋友。至柄政江南,又欲引用私親舊黨,作爲爪牙。會大學士高弘圖等,擬追谥故帝尊號,稱爲思宗,士英與弘圖不合,遂運動忻城伯趙之龍,上疏糾駁,略言:“思非美谥,弘圖敢毀先帝,有失臣誼。”乃改“思”爲“毅”。先是崇祯帝殉國,都中人士,私谥爲懷宗,小子上文敘述,因均以懷宗相稱,至清廷命爲改葬,加谥爲莊烈愍皇帝,所以後人稱崇祯帝,既稱懷宗,亦稱思宗、毅宗,或稱爲莊烈帝,這也不必細表。

  且說馬士英既反對弘圖等人,遂推薦舊黨阮大铖。大铖冠帶陛見,遂上守江要策,並自陳孤忠被陷,痛诋前時東林黨人。他本有些口才,文字亦過得去,遂蒙弘光帝嘉獎,賜複光祿寺卿原官。大學士姜曰廣,侍郎呂大器等,俱言大铖爲逆案巨魁,萬難複用,疏入不報。士英又引用越其傑、田卿、楊文骢等,不是私親,便是舊黨,呂大器上書彈劾,大爲士英所恨,遂陰召劉澤清入朝,面劾大器,弘光帝竟將大器黜逐。適左良玉駐守武昌,擁兵頗衆,士英欲倚爲屏蔽,請旨晉封良玉爲甯南侯。良玉與東林黨人,素來聯絡,聞士英斥正用邪,很以爲非,即令巡按禦史黃澍,入賀申謝,並偵察南都動靜。澍陛見時,面數士英奸貪,罪當論死。士英頗懼,潛賂福邸舊閹田成、張執中等,替他洗刷,一面佯乞退休。弘光帝溫谕慰留,且令澍速還湖廣。澍去後,诏奪澍官,且饬使逮問。良玉留澍不遣,且整兵待釁。

  弘光帝是個糊塗蟲,專在酒色上用功,暗令內使四出,挑選淑女。內使仗著威勢,見有姿色的女子,即用黃紙貼額,牽扯入宮。居然用強盜手段。弘光帝恣情取樂,多多益善。且命太醫鄭三山,廣羅春方媚藥,如黃雀腦、蟾酥等,一時漲價。阮大铖又獨出心裁,編成一部《燕子箋》,用烏絲闌繕寫,獻入宮中,作爲演劇的歌曲。複采集梨園弟子,入宮演習。弘光帝晝看戲,夜賞花,端的是春光融融,其樂無極。樂極恐要生悲,奈何?劉宗周在籍起用,命爲左都禦史,再三谏诤,毫不見從。姜曰廣、高弘圖等,爲了一個阮大铖,不知費了多少唇舌,偏弘光帝特別加寵,竟升任大铖爲兵部侍郎,巡閱江防。曰廣、弘圖,及劉宗周等,不安于位,相繼引退。士英且再翻逆案,重頒三朝要典,一意的斥逐正人,蒙蔽宮廷。史可法痛陳時弊,連上數十本章疏,都是石沈大海,杳無複音。清攝政王多爾衮聞可法賢名,作書招降,可法答書不屈,但請遣兵部侍郎左懋第等,赴北議和。此時中原大勢,清得七八,哪肯再允和議?當將懋第拘住,脅令歸降。懋第也是個故明忠臣,矢志不貳,甯死毋降,卒爲所害。

  清豫王多铎,遂率師渡河,來奪南都,史可法飛檄各鎮,會師防禦。各鎮多擁兵觀望,只高傑進兵徐州,沿河設戍,並約睢州總兵許定國,互相聯絡,作爲犄角。不意定國已納款清軍,反誘高傑至營,設宴接風,召妓侑酒,灌得高傑爛醉如泥,一刀兒將他殺死,翻天鹞做了枉死鬼,但未知邢氏如何?定國即赴清營報功。清軍進拔徐州,直抵宿遷,劉澤清遁去。可法飛書告急,南都反促可法入援。原來甯南侯左良玉,以入清君側爲名,從九江入犯,列舟三百余裏。士英大恐,因檄令可法入衛。可法只好奉命南旋,方渡江抵燕子矶,又接南都谕旨,以黃得功已破良玉軍,良玉病死,令他速回淮揚。可法忙返揚州,尚擬出援淮泗,清兵已從天長、六合,長驅而來。那時揚州城內的兵民,已多逃竄,各鎮兵無一來援,只總兵劉肇基,從白洋河赴急,所部只四百人。至清軍薄城,總兵李棲鳳,監軍副使高岐鳳,本駐營城外,不戰先降,單剩了一座空城,由可法及肇基,死守數日,饷械不繼,竟被攻入。肇基巷戰身亡,可法自刎不死,被一參將擁出小東門。可法大呼道:“我是史督師!”道言未絕,已爲清兵所害,戎馬蹂躏,屍骸腐變。直至次年,家人用袍笏招魂,葬揚州城外的梅花嶺,明史上說他是文天祥後身,是真是僞,不敢臆斷。

  南都殉難,以史公爲最烈。

  惟揚州已下,南都那裏還保得住?清兵屠了揚州,下令渡江,總兵鄭鴻逵、鄭彩守瓜州,副使楊文骢駐金山,聞清兵到來,只把炮彈亂放,清兵故意不進,等到夜深天黑,恰從上流潛渡。楊、鄭諸位軍官,到了天明,方知清兵一齊渡江,不敢再戰,一哄兒逃走去了。警報飛達南京,弘光帝還擁著美人,飲酒取樂,一聞這般急耗,方收拾行李,挈著愛妃,自通濟門出走,直奔蕪湖。馬士英、阮大铖等,也一並逃去。忻城伯趙之龍,與大學士王铎等,遂大開城門,恭迎清軍。清像王多铎,馳入南都,因是馬到即降,特別加恩,禁止殺掠。休息一天,即進兵追弘光帝,明總兵劉良佐,望風迎降。

  是時江南四鎮,只剩了一個黃得功,他前曾奉命攻左良玉,良玉走死,乃還屯蕪湖。會值弘光帝奔到,不得已出營迎駕,勉效死力。隔了一日,清兵已經追到,得功督率舟師,渡江迎戰,正在彼此鏖鬥的時候,忽見劉良佐立馬岸上,大呼道:“黃將軍何不早降?”得功不禁大憤,厲聲答道:“汝爲明將,乃甘心降敵麽?”正說著,突有一箭飛來,適中喉間左偏,鮮血直噴,得功痛極,料不可支,竟拔箭刺吭,倒斃舟中。史公以外,要推黃得功。總兵田雄,見得功已死,起了壞心,一手把弘光帝挾住,複令兵士縛住弘光愛妃,送至對岸,獻入清營,一位風流天子,只享了一年豔福,到了身爲俘虜,與愛妃同解燕京,眼見得犧牲生命,長辭人世。江南一帶,悉屬清朝,遂改應天府爲江甯府。大明一代,才算得真亡了。點醒眉目,作爲一代的結局。

  后来潞王常?,流寓杭州,称为监国,不到数月,清兵到来,无法可施,开门请降。故明左都御史刘宗周,绝粒死节。鲁王以海,自山东航海避难,转徙台州,由故臣张国维等,迎居绍兴,亦称监国,才历一年,绍兴为清兵所陷,以海遁入海中,走死金门。唐王聿键,前因勤王得罪,幽居凤阳,南都称帝,将他释放,他流离至闽,由郑芝龙、黄道周拥立为帝,改元隆武。明贼臣马士英、阮大铖二人,私降清军,导入仙霞关,唐王被掳,自尽福州。马、阮两贼,也被清军杀死。马、阮之死,亦特别提明,为阅者雪愤。唐王弟聿?,遁至广州,由故臣苏观生等,尊他为帝,改年绍武,甫及一月,清军入境,聿?又被掳,解带自经。桂王由榔,系神宗子常瀛次子,常瀛流徙广西,寓居梧州,南都已破,在籍尚書陈子壮等,奉他监国,未几病殁,子由榔曾封永明王,至是沿称监国,寻称帝于肇庆府,改元永历。这永历帝与清兵相持,迭经苦难,自清顺治三年起,直熬到顺治十六年,方弄得寸土俱无,投奔缅甸。居缅两年,由清降将平西王吴三桂,用了兵力,硬迫缅人献出永历帝,把他处死。明室宗支,到此始尽。外如故明遗臣,迭起迭败,不可胜记,最著名的是郑芝龙子郑成功,芝龙自唐王败殁,降了清朝,独成功不从,航海募兵,初奉隆武正朔,继奉永历正朔,夺了荷兰人所占的台湾岛,作为根据,传了两世,才被清军荡平。小子前编《清史通俗演义》,把崇祯以后的事情,一一叙及。清史出版有年,想看官早已阅过,所以本回叙述弘光帝,及鲁、唐、桂三王事,统不过略表大纲,作为《明史演義》的残局。百回已尽,笔秃墨的情景,小子不忍割爱,杂录于后,以殿卷末。

  詩曰:

  盈廷抛舊去迎新,萬裏皇圖半夕論。

  二百余年明社稷,一齊收拾是閹人。

  畫樓高處故侯家,誰種青門五色瓜?

  春滿園林人不見,東風吹落故宮花。

  風動空江羯鼓催,降旗飄飐鳳城開。

  將軍戰死君王系,薄命紅顔馬上來。

  詞客哀吟石子岡,鹧鸪清怨月如霜。

  西宮舊事余殘夢,南內新詞總斷腸。

  ----------------
  
  本回举三桂乞援,清军入关,闯、献毙命,南都兴废,以及鲁、唐、桂三王残局,统行包括,计不过五千余字,得毋嫌其略欤?曰非略也。观作者自道之言,谓已于《清史演義》中一一叙明,此书无庸复述。吾谓即无清史之演成,就明论明,亦应如是而止,不必特别加详也。盖明史尽于怀宗,《明史演義》,即应以怀宗殉国为止,后事皆与清史相关,当列诸清史中以分界限。不过南都半壁,犹可为明室偏安之资,假令弘光帝励精图治,任贤去邪,则即不能规复中原,尚可援东晋、南宋之例绵延十百年,谓为非明不可得也。自南都破而明乃真亡,故本回犹接连叙下。至如鲁、唐、桂三王,僻处偏隅,万不足与满清抗衡,约略叙及,所以收束全明宗室,简而不漏,约而能赅,全书以此为终回,阅者至此,得毋亦叹为观止乎?

文章標題: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軍定亂 覆半壁明史收場
文章網址:/guwen/mingshiyanyi/2029.html
上一篇:第九十九回 周總兵甯武捐軀 明懷宗煤山殉國
下一篇:返回列表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相關古文
古文分類導航
古文觀止 -- 左傳 -- 谷梁傳
公羊傳 -- 戰國策 -- 資治通鑒
清稗類鈔 -- 永曆實錄 -- 明季北略
明史紀事本末 -- 十七史百將傳 -- 史記
漢書 -- 后漢書 -- 三國志
大學 -- 中庸 -- 孟子
論語 -- 尚書 -- 周易
明史 -- 清史稿 -- 宋史
金史 -- 元史 -- 遼史
舊五代史 -- 新五代史 -- 新唐書
舊唐書 -- 北史 -- 南史
隋書 -- 周書 -- 北齊書
魏書 -- 陳書 -- 梁書
宋書 -- 晉書 -- 南齊書
史記(集注本) -- 前漢演義 -- 後漢演義
兩晉演義 -- 南北史演義 -- 唐史演義
五代史演義 -- 宋史演義 -- 元史演義
明史演義 -- 清史演義 -- 民國演義
最新文章
推薦古文閱讀
熱門點擊
  1. 童年柿子紅散文
  2. 龍的傳人
  3. 早春二月六年級作文
  4. 回眸快樂心情散文
  5. 穿越時空的鴨子——拉迪與卡莫
  6. 一年級做早操的看圖作文200字
  7. 我的密碼筆記本
  8. 老鷹捉小雞的看圖寫話作文
  9. 藏頭詩:史無前例
  10. 第九十二回 中敵計冤沈碧血 
隨機古文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