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博电竞app,万博电竞官网,万博竞彩官网

万博电竞app,免费在线文学阅读网站,内容包括散文,詩歌,雜文,故事會,小說,日志,日記,作文,勵志,台詞,影評,古文,語錄,笑話,哲理大全等!   收藏 | 投稿 | 站內導航 | 網站地圖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古文 > 明史演義

第九十九回 周總兵甯武捐軀 明懷宗煤山殉國

时间:2016-07-21 23:31:56  编辑:万博电竞app www.scguanghaiwx.com

內容導讀:  卻說懷宗令群臣會議,意欲親征,偏有一大臣自請討賊。這人就是大學士李建泰。建泰籍隸曲沃,家本饒富,至是以國庫空虛,願出私財饷軍,督師西討。若非看至後文,幾似忠勇過人。懷宗喜甚,即溫言獎勉道:“卿若


  卻說懷宗令群臣會議,意欲親征,偏有一大臣自請討賊。這人就是大學士李建泰。建泰籍隸曲沃,家本饒富,至是以國庫空虛,願出私財饷軍,督師西討。若非看至後文,幾似忠勇過人。懷宗喜甚,即溫言獎勉道:“卿若肯行,尚有何言?朕當仿古推毂禮,爲卿一壯行色。”建泰叩謝,懷宗遂賜他尚方劍。越日,幸正陽門,親自祖餞,賜酒三巵。建泰拜飲訖,乘輿啓程,都城已乏健卒,只簡選了五百人,隨著前行。約行裏許;猛聞得砉然一聲,輿杠忽斷,險些兒把建泰撲跌,建泰也吃了一驚,不祥之兆。乃易輿出都。忽由山西傳來警報,闖軍已入山西,連曲沃也被攻陷了。這一驚非同小可,方悔前日自請督師,殊太孟浪,且所有家産,勢必陷沒,爲此百憂齊集,急成了一種怔忡病,勉勉強強的扶病就道,每日只行三十裏。到了定興,吏民還閉城不納,經建泰督軍攻破,笞責長吏,奏易各官,一住數日,複移節至保定。保定以西,已是流賊蔓延。沒有一片幹淨土,建泰也不敢再行,只在保定城中住著,專待賊衆自斃。完了。

  懷宗以建泰出征,複命少詹事魏藻德,及工部尚書範景文,禮部侍郎邱瑜,入閣輔政。景文頗有重名,至是亦無法可施。小人之使爲國家,菑害並至,雖有善者,亦無如之何矣!懷宗虛心召問,景文亦惟把王道白話,對答了事。此時都外警耗,日必數十起,懷宗日夜披閱,甚至更籌三唱,尚赍黃封到閣。景文等亦坐以待旦,通宵不得安眠。一夕,懷宗倦甚,偶在案上假寐,夢見一人峨冠博帶,入宮進谒,且呈上片紙,紙上只書一“有”字,方欲诘問,忽然醒悟,凝視細想,終不識主何兆驗。次日與後妃等談及,大家無非貢谀,把大有富有的意義,解釋一遍。嗣複召問廷臣,所對與宮中略同。獨有一給事中上言道:“有字上面,大不成大,有字下面,明不成明,恐此夢多凶少吉。”可謂善于拆字。懷宗聞言,尚未看明何人,那山西、四川的警報,接連遞入,便將解夢的事情,略過一邊。當下批閱軍書,一是自成陷太原,執晉王求桂,巡撫蔡懋德以下,統同死節。一是獻忠陷重慶,殺瑞王常浩,巡撫陳士奇以下,統同遇害。懷宗閱一行,歎一聲,及瞧完軍報,下淚不止。各大臣亦面面相觑,不發一言。懷宗顧語景文道:“這都是朕的過失,卿可爲朕擬诏罪己便了。”言已,掩面入內。景文等亦領旨出朝,即夕擬定罪己诏,呈入內廷,當即頒發出來。诏中有雲:

  朕嗣守鴻緒,十有七年,深念上帝陟降之威,祖宗付托之重,宵旦兢惕,罔敢怠荒。乃者災害頻仍,流氛日熾,忘累世之豢養,肆廿載之凶殘,赦之益驕,撫而辄叛;甚至有受其煽惑,頓忘敵忾者。朕爲民父母,不得而卵翼之,民爲朕赤子,不得而懷保之,坐令秦、豫邱墟,江、楚腥穢,罪非朕躬,誰任其責?所以使民罹鋒镝,陷水火,殣量以壑,骸積成邱者,皆朕之過也。使民輸刍挽粟,居送行赍,加賦多無藝之征,預征有稱貸之苦者,又朕之過也。

  使民室如懸磬,田卒汙萊,望煙火而淒聲,號冷風而絕命者,又朕之過也。使民日月告凶,旱潦薦至,師旅所處,疫疠爲殃,上幹天地之和,下叢室家之怨者,又朕之過也。至于任大臣而不法,用小臣而不廉,言官首竄而議不清,武將驕懦而功不奏,皆由朕撫馭失道,誠感未孚,中夜以思,跼蹐無地。朕自今痛加創艾,深省厥愆,要在惜人才以培元氣,守舊制以息煩囂。行不忍之政以收人心,蠲額外之科以養民力。至于罪廢諸臣,有公忠正直,廉潔幹才尚堪用者,不拘文武,吏兵二部,確核推用。草澤豪傑之士,有恢複一郡一邑者,分官世襲,功等開疆。即陷沒脅從之流,能舍逆反正,率衆來歸,許赦罪立功,能擒斬闖、獻,仍予封侯九賞。嗚呼!忠君愛國,人有同心,雪恥除凶,誰無公憤?尚懷祖宗之厚澤,助成底定之太功,思免厥愆,曆告朕意。

  這道谕旨,雖然剀切誠摯,怎奈大勢已去,無可挽回。張獻忠自荊州趨蜀,進陷夔州,官民望風逃遁。獨女官秦良玉馳援,兵寡敗歸,慷慨誓衆道:“我兄弟二人,均死王事,獨我一孱婦人,蒙國恩二十年,今不幸敗退,所有余生,誓不降賊。今與部衆約!各守要害,賊至奮擊,否則立誅。”部衆唯唯遵令。所以獻忠據蜀,獨石柱免災。全國將帥,不及一秦良玉,我爲愧死。四川巡撫陳士奇已謝事,留駐重慶,適神宗第五子瑞王常浩,自漢中避難來奔,與士奇協議守禦。獻忠破涪州,入佛圖關,直抵重慶城下。城中守禦頗堅,賊穴地轟城,火發被陷。瑞王、士奇等皆被執。指揮顧景,亦爲所擄,泣告獻忠道:“甯殺我!無殺帝子!”獻忠怒他多言,竟殺瑞王,並殺顧景,又殺士奇等。天忽無雲而雷,猛震三聲,賊或觸電頓死。獻忠指天诟詈道:“我要殺人,與你何幹!”遂令發巨炮,與天角勝。帝阍有靈,何不殛死這賊?複大殺蜀中士人,屍如山積。後更攻入成都,殺死巡撫龍文光,及巡按禦史劉之勃。蜀王至澍,系太祖第十一子椿九世孫,襲封成都,聞城已被陷,率妃妾同投井中,阖室被害。獻忠更屠戮人民,慘酷尤甚。男子無論老幼,一概開刀,甚且剝皮醢醬。所掠婦女,概令裸體供淫,且縱兵士輪奸,奸畢殺死。見有小腳,便即割下,疊成山狀,名爲蓮峰。隨命架火燒毀,名爲點朝天燭。又大索全蜀紳士,一到便殺,末及一人,大呼道:“小人姓張,大王也姓張,奈何自殘同姓?”獻忠乃命停刑。原來獻忠好毀祠宇,獨不毀文昌宮,嘗謂:“文昌姓張,老子也姓張,應該聯宗。”且親制冊文,加封文昌。不知說的什麽笑話,可惜不傳。此次被執的人,自己並不姓張,因傳聞此事,遂設詞嘗試,也是命不該絕,竟得活命。獻忠複開科取士,得張姓一人爲狀元,才貌俱佳,獻忠很是寵愛,曆加賞賜,忽語左右道:“我很愛這狀元,一刻舍他不得,不如殺死了他,免得記念。”遂將狀元斬首。複又懸榜試士,集士子數千人,一齊擊死。相傳張獻忠屠盡四川,真是確鑿不虛。或謂獻忠是天殺星下凡,這不過憑諸臆測罷了。

  獻忠入蜀,自成亦入晉,破汾州、蒲州,乘勢攻太原。巡撫蔡懋德,與副總兵應時盛等,支持不住,與城俱亡。晉王求桂,系太祖第三子棢十世孫,嗣封太原,竟爲所擄,後與秦王存樞,俱不知所終。秦王被擄事見前。自成遂進陷黎晉、潞安,徑達代州,那時尚有一位見危致命,百戰死事的大忠臣,姓周名遇吉,官拜山西總兵,駐紮代州。碩果僅存,不得不鄭重出之。他聞自成兵至,即振刷精神,登城力禦,相持旬余,擊傷闖衆千名。無如城中食盡,枵腹不能殺賊,沒奈何引軍出城,退守甯武關。自成率衆蹑至,在關下耀武揚威,大呼五日不降,即要屠城。遇吉親發大炮,更番叠擊,轟斃賊衆萬人。自成大怒,但驅難民當炮,自率銳卒,伺隙猛攻。遇吉不忍再擊難民,卻想了一條計策,密令軍士埋伏門側,親率兵開關搦戰。賊衆一擁上前,爭來厮殺,鬥不上十余合,遇吉佯敗,返奔入關,故意的欲閉關門。巧值賊衆前隊,追入關中,一聲號炮,伏兵殺出,與遇吉合兵掩擊,大殺一陣。賊衆情知中計,不免忙亂,急急退出關外,已傷亡了數千人。自成憤極,再欲督衆力攻,還是牛金星勸他暫忍,請築起長圍,爲久困計。果然此計一行,城中坐敝。遇吉遣使四出,至宣、大各鎮,及近畿要害,請饷增兵,偏偏懷宗又用了一班腐豎,如高起潛、杜勳等,分任監軍,統是觀望遷延,掯住不發。懷宗至此尚用這班腐豎,反自謂非亡國之君,誰其信之?遇吉料難久持,只是活了一日,總須盡一日的心力,看看糧食將罄,還是死守不懈。自成知城中力敝,也用大炮攻城,城毀複完,約兩三次;到了四面圍攻,搶堵不及,遂被賊衆搗入。遇吉尚率衆巷戰,徒步跳蕩,手殺數十人;身上矢集如蝟,才暈仆地上,倉猝中爲賊所得,氣息尚存,還喃喃罵賊不已,遂致遇害。遇吉妻劉氏,率婦女登屋射賊,賊縱火焚屋,阖家俱死。城中士民,無一降賊,盡被殺斃。

  自成入甯武關,集衆會議道:“此去曆大同、陽和、宣府、居庸,俱有重兵,倘盡如甯武,爲之奈何?不如且還西安,再圖後舉。”牛金星、李岩等,亦躊躇未決,但勸他留住數日,再作計較。忽大同總兵姜瓖,及宣府總兵王承允,降表踵至,自成大喜,即督衆起行,長驅而東,京畿大震。左都禦史李邦華,倡議遷都,且請太子慈烺,撫軍江南,疏入不報。大學士蔣德琅,與少詹事項煜,亦請命太子至江南督軍,李建泰又自保定疏請南遷,有旨謂:“國君死社稷,朕知死守,不知他往”等語。一面封甯遠總兵吳三桂、唐通,及湖廣總兵左良玉,江南總兵黃得功,均爲伯爵,召令勤王。唐通率兵入衛,懷宗命與太監杜之秩,同守居庸關。又是一個太監。自成至大同,姜瓖即開門迎降,代王傳濟被殺。傳濟系太祖第十三子桂十世孫,世封大同,阖門遇害。巡撫衛景瑗被執,自成脅降,景瑗以頭觸石,鮮血淋漓,賊亦歎爲忠臣,旋即自缢。大同已失,宣府當沖,太監杜勳,蟒玉騶,出城三十裏,恭迎賊兵。巡撫朱之馮登城誓衆,無一應命,乃南向叩頭,缢死城樓下。自成遂長驅至居庸關,太監杜之秩,首議迎降,唐通亦樂得附和,開關納賊。懷宗專任內監。結局如是。賊遂陷昌平,焚十二陵。總兵李守?戰死,監軍高起潛遁去,督師李建泰降賊,賊遂直撲都城。都下三大營,或降或潰。

  襄城伯李國桢,飛步入宮,報知懷宗,懷宗即召太監曹化淳募兵守城,還要任用太監,可謂至死不悟。且令勳戚大珰,捐金助饷。嘉定伯周奎,系周皇後父,家資饒裕,尚不肯輸捐,經太監徐高,奉命泣勸,僅輸萬金。國戚如此,尚複何言?太監王之心最富,由懷宗涕泣而谕,亦僅獻萬金,余或千金、百金不等。惟太康伯張國紀,輸二萬金。懷宗又搜括庫金二十萬,充作軍資,此時守城無一大將,統由太監主持。曹化淳又托詞乏饷,所有守陴兵民,每人只給百錢,還要自己造飯。大衆買飯爲餐,沒一個不怨苦連天,哪個還肯盡力?城外炮聲連天,響徹宮禁,自成設座彰儀門外,降賊太監杜勳侍側,呼城上人,願入城見帝。曹化淳答道:“公欲入城,當缒下一人爲質,請即缒城上來。”杜勳朗聲道:“我是杜勳,怕甚麽禍祟,何必用質?”降賊有如此威勢,試問誰縱使至此?化淳即將他缒上,密語了好多時。無非約降。勳又大膽入宮,極言自成勢大,皇上應自爲計,懷宗叱令退去。還不殺他。諸內臣請將勳拘住,勳笑道:“有秦、晉二王爲質,我若不返,二王亦必不免了。”乃縱使複出。勳語守閹王則堯、褚憲章道:“我輩富貴自在,何必擔憂?”窮此一念,何事不可爲?當下缒城自去。曹化淳一意獻城,令守卒用空炮向外,虛發硝煙,尚揮手令賊退遠,然後發炮。就中只有內監王承恩,所守數堵,尚用鉛彈實炮,擊死賊衆數千人。兵部尚書張缙彥,幾次巡視,都被化淳阻住,轉馳至宮門,意欲面奏情形,又爲內待所阻。內外俱是叛閹,懷宗安得不死?懷宗還是未悟,尚且手诏親征,並召驸馬都尉鞏永固入內,令以家丁護太子南行。也是遲了。永固泣奏道:“親臣不得藏甲,臣那得有家丁。”懷宗麾使退去。再召王承恩入問,忽見承恩趨入道:“曹化淳已開彰義門迎賊入都了。”懷宗大驚,急命承恩迅召閣臣。承恩甫出,又有一閹入報道:“內城已陷,皇上宜速行!”懷宗驚問道:“大營兵何在?李國桢何往?”那人答道:“營兵已散,李國桢不知去向。”說至“向”字,已三腳兩步,跑了出去。待承恩轉來,亦報稱閣臣散值。是時夜色已闌,懷宗即與王承恩步至南宮,上登煤山,望見烽火燭天,不禁歎息道:“苦我百姓!”言下黯然。徘徊逾時,乃返乾清宮,親持硃筆寫著:“成國公朱純臣,提督內外諸軍事,夾輔東宮。”寫畢,即命內侍赉送內閣。其實內閣中已無一人,內侍只將硃谕置諸案上,匆匆自去。懷宗又命召周後、袁貴烜妃,及太子永王、定王入宮,原來懷宗生有七子,長名慈瓖,已立爲皇太子,次名慈煥,早殇,三名慈炯,封定王,這三子俱系周後所出;第四子名慈炤,封永王,五名慈煥,早殇,俱系田貴妃所出,還有第六第七兩子,亦産自田妃,甫生即逝。百忙中偏要細敘,此爲詳人所略之筆,即如前時所述諸王,亦必表明世系,亦是此意。此時尚存三子,奉召入宮。周後、袁貴妃亦至,懷宗囑咐三子,寥寥數語,即命內侍分送三人,往周、田二外戚家。周後拊太子、二王,淒聲泣別,懷宗泣語周後道:“爾爲國母,理應殉國。”後乃頓首道:“妾侍陛下十有八年,未蒙陛下聽妾一言,致有今日,今陛下命妾死,妾何敢不死?”語畢乃起,解帶自缢。懷宗又命袁貴妃道:“你也可隨後去罷!”貴妃亦叩頭泣別,自去尋死。懷宗又召長公主到來,公主年甫十五,不勝悲恸。懷宗亦流淚與語道:“你何故降生我家?”言已,用左手掩面,右手拔刀出鞘,砍傷公主左臂,公主暈絕地上。袁貴妃自缢複蘇,又由懷宗刃傷左肩,並砍死妃嫔數人。乃谕王承恩道:“你快去取酒來!”承恩攜酒以進,懷宗命他對飲,連盡數觥,遂易靴出中南門,手持三眼槍,偕承恩等十數人,往成國公朱純臣第,阍人閉門不納,懷宗長歎數聲,轉至安定門,門堅不可啓。仰視天色熹微,亟回禦前殿,鳴鍾召百官,並沒有一人到來。乃返入南宮,猛記起懿安皇後,尚居慈慶宮,遂谕內侍道:“你去請張娘娘自裁,勿壞我皇祖爺體面。”內侍領旨去訖,未幾返報,張娘娘已歸天了。懷宗平時,頗敬禮張後,每屆元日,必衣冠朝谒。後隔簾答以兩拜,至是亦投缳自盡。或謂懿安後青衣蒙頭,徒步投成國公第,殊不足信。懷宗複齧了指血,自書遺诏,藏入衣襟,然後再上煤山,至壽皇亭自經,年只三十五歲。太監王承恩,與帝對缢,時爲崇祯十七年甲申三月十九日。特書以志明亡。

  李自成氈笠缥衣,乘烏駿馬,入承天門,僞丞相牛金星,尚書宋企郊等,騎馬後隨。自成彎弓指門,語牛、宋兩人道:“我若射中天字,必得一統。”當下張弓注射,一箭射去,偏在天字下面插住,自成不禁愕然。金星忙道:“中天字下,當中分天下。”自成乃喜,投弓而入,登皇極殿,大索帝後不得。至次日,始有人報帝屍所在,乃令舁至東華門,但見帝披發覆面,身著藍袍,跣左足,右朱履,襟中留有遺诏,指血模糊,約略可辨。語雲:

  朕涼德藐躬,上幹天咎,致逆賊直逼京師,此皆諸臣誤朕,朕死無面目見祖宗于地下。自去冠冕,以發覆面,任賊分裂朕屍,毋傷百姓一人。

  自成又索後屍,經群賊從宮中舁出,後身著朝服,周身用線密縫,容色如生,遂由自成僞命,斂用柳棺,覆以蓬廠,尋移殡昌平州,州民醵錢募夫,合葬田貴妃墓。先是禁城已陷,宮中大亂,尚衣監何新入宮,見長公主仆地,亟與費宮人救醒公主,背負而出。袁貴妃氣尚未絕,亦另由內侍等救去。宮人魏氏大呼道:“賊入大內,我輩宜早爲計。”遂躍入禦河。從死的宮人,約有一二百名。惟費宮人年方十六,德容莊麗,獨先與公主易服,匿眢井中,至闖賊入宮,四覓宮娥,從眢井中鈎出費氏,擁見自成。費宮人道:“我乃長公主,汝輩不得無禮。”自成見她美豔,意欲納爲妃妾,乃問及宮監,言非公主,乃賜愛將羅某。羅大喜,攜費出宮,費宮人又道:“我實天潢貴胄,不可苟合,汝能祭先帝,從容盡禮,我便從汝。”羅立從所請,于是行合卺禮。衆賊畢賀,羅醉酣始入,費宮人又置酒飲羅,連奉數巨觥,羅益心喜,便語費道:“我得汝,願亦足了。但欲草疏謝王,苦不能文,如何是好?”費宮人道:“這有何難,我能代爲,汝且先寢!”羅已大醉,歡然就臥。費乃命侍女出房,挑燈獨坐,待夜闌人寂,靜悄悄的走至榻前,聽得鼾聲如雷,便從懷中取出匕首,卷起翠袖,用盡平生氣力,將匕首刺入羅喉。羅頸血直噴,三躍三仆,方才殒命。讀至此,稍覺令人一快。費氏自語道:“我一女子,殺一賊帥,也算不徒死了。”遂把匕首向頸中一橫,也即死節。小子有詩詠費宮人道:

  裙鉯隊裏出英雄,仗劍枭仇濺血紅。

  主殉國家兒殉主,千秋忠烈仰明宮。

  還有一段明亡的殘局,請看官再閱下回。

  ----------

  懷宗在位十七年,喪亂累累,幾無一日安枕,而卒不免于亡。觀其下诏罪己,聞者不感,飛檄勤王,征者未赴,甚至後妃自盡,子女淪胥,齧血書诏,披發投缳,何其慘也?說者謂懷宗求治太急,所用非人,是固然矣。吾謂其生平大誤,尤在于寵任閹珰,各鎮將帥,必令閹人監軍,屢次失敗,猶未之悟。至三邊盡沒,仍用閹豎出守要區,甯武一役,第得一忠臣周遇吉,外此無聞焉。極之賊逼都下,尚聽閹人主張,勳戚大臣,皆不得預。教猱升木,誰之過欤?我讀此回,爲懷宗悲,尤不能不爲懷宗責。臣誤君,君亦誤臣,何懷宗之至死不悟也?

文章標題:第九十九回 周總兵甯武捐軀 明懷宗煤山殉國
文章網址:/guwen/mingshiyanyi/2028.html
上一篇:第九十八回 擾秦楚闖王僭號 掠東西獻賊橫行
下一篇: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軍定亂 覆半壁明史收場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相關古文
古文分類導航
古文觀止 -- 左傳 -- 谷梁傳
公羊傳 -- 戰國策 -- 資治通鑒
清稗類鈔 -- 永曆實錄 -- 明季北略
明史紀事本末 -- 十七史百將傳 -- 史記
漢書 -- 后漢書 -- 三國志
大學 -- 中庸 -- 孟子
論語 -- 尚書 -- 周易
明史 -- 清史稿 -- 宋史
金史 -- 元史 -- 遼史
舊五代史 -- 新五代史 -- 新唐書
舊唐書 -- 北史 -- 南史
隋書 -- 周書 -- 北齊書
魏書 -- 陳書 -- 梁書
宋書 -- 晉書 -- 南齊書
史記(集注本) -- 前漢演義 -- 後漢演義
兩晉演義 -- 南北史演義 -- 唐史演義
五代史演義 -- 宋史演義 -- 元史演義
明史演義 -- 清史演義 -- 民國演義
最新文章
推薦古文閱讀
熱門點擊
  1. 童年柿子紅散文
  2. 龍的傳人
  3. 早春二月六年級作文
  4. 回眸快樂心情散文
  5. 穿越時空的鴨子——拉迪與卡莫
  6. 一年級做早操的看圖作文200字
  7. 我的密碼筆記本
  8. 老鷹捉小雞的看圖寫話作文
  9. 藏頭詩:史無前例
  10. 第九十二回 中敵計冤沈碧血 
隨機古文閱讀